【连线武汉】5 朱崇贵:学医都可能成为传染病医生

发布时间:    2020-02-21 17:35
浏览次数:    

KBLJBL.COM医科大学总医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朱崇贵

 

朱崇贵1.jpg

朱崇贵(右一) 

朱崇贵2.jpg

朱崇贵(左二)

当初选择上医科大学的时候其实是一种缘分,后来选专业的时候选择了内分泌专业,觉得这个专业比较适合自己,再后来按部就班地当了10年的医生。

作为一名内分泌医生,主要斗争的对象是一些慢性疾病,比如糖尿病、甲亢,比较专业的是一些疾病的鉴别诊断。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是病毒,一种看不见、摸不着,可以说是十分诡异的生物。对于我们大部分医生来说其实是相当陌生的,也许在考试的时候我们能对答如流,但是面对病人,对于我们来说,以往的那些知识和经验显得是那么无力与苍白。

我们接受了防护服还有新冠肺炎诊疗的一些培训,但是第一次踏入红区的时候,还是显得那么忙乱。当我看到每个人快速进出红区的时候,感觉到这真的是一场战“疫”,我们可以看到来自全国不同地点、不同医院的医生、护士从红区出来,他们身上的刷手服五颜六色,有红色的、有绿色的、有蓝色的……但他们都显得疲惫不堪。我们知道这场战“疫”的严重性。

进入红区的时候,我们的服装都是整齐划一的,都是标配:有防护服、隔离衣、N95口罩、外科口罩、手套等。这让我感到虽然我们曾经是不同专业的医学生、是不同医院的医生,但今天我们都是传染病医生、都是抗击新冠病毒的医生。有人认为医生只是一种职业,也许曾经是。但当我们每一个医生都穿起防护服的时候,我们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专科医师,而是成为一名对抗新冠病毒的“战士”。作为战士去参加战“疫”就显得再正常不过了。因此当医生都可能成为传染病医生。这是一个医生义不容辞的职责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返回顶部